球探网比分-奎雷伊首谈染新冠后逃走内幕-本质上没受什么处罚

  美国网球选手奎雷伊一家感染新冠肺炎后包机逃离俄罗斯的故事可谓是2020年度体坛最夸张的新闻之一,ATP称其行为严重违反巡回赛球员防疫规则,最高可处10万美元罚款和禁赛。不过经过十周的调查,ATP最终对他轻判,只处以2万美元罚款,且如果他未来半年不触犯防疫政策,处罚还将被撤销。

  奎雷伊认为,网球圈此前对他的批判过于严厉,而且很多人并不了解详情。他表示,一切并非“我感染了,然后我和妻子决定偷偷溜走”这么简单。近日他接受体育画报采访,详细回顾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体育画报:说说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奎雷伊:自从美网开始,网球比赛重启,基本上每站比赛都会有人感染新冠肺炎,一般他们只需要在赛会酒店隔离10-14天就可以了。无论当地的防疫政策如何,接着他们就可以恢复正常生活。

  对我来说,当时我要打圣彼得堡站的比赛,我们一家在前一周的周三晚上抵达赛事举办地。周四早上,我们在酒店做了核酸检测,当天晚些时候出了结果,是阴性。工作人员说,四天之后还会再做一次检测。

  于是,到了星期天,我和妻子又做了一次核酸检测。接着我去训练,妻子在酒店照顾儿子。到了下午,我接到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她是负责核酸检测的,她说我和妻子的检测结果是阳性,我们需要再做一次,以确保没有弄错。没问题,我们下楼照办,然后回到房间。

  几小时后,这位女士回电说,结果还是阳性,她让我们待在房间,等候通知。我当然知道防疫规定以及传染风险,对她的安排没有异议。稍后ATP工作人员联系了我们,告诉我们待在房间别出门,有需要就叫客房服务。这一切当然感觉很糟糕,但没有办法,我们照做。按计划我们要隔离两周,我们待在赛会酒店,感到很安全,一切很好。

  正常隔离了两天后,大约晚上八点,我接到ATP赛事监督的电话,他说:“酒店不再欢迎你们住在这里了。会有两名医生到你们房间,对你和你老婆进行检查,还有一个儿科医生会来,给你儿子做检查。他们将看看你们是否有感染症状,如果有,你们三人都需要去医院,至少待两周。”

  我开了免提,我妻子听到这些开始有点焦虑,我当然也对谈话内容感到不高兴,我们在赛会酒店感到很安全,现在突然有两个医生要来,他们是什么来头?是什么医院?我没有任何头绪,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我的儿子才七个月大,正在长乳牙,还有一点发烧。我不知道医生是否因为他发烧而诊断他有症状?他们会不会把我儿子带到另外一个医院,和我们分开?没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没有人能确切地告诉我“你们会待在一起”。

  那时候,我感到很不舒服,当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于是我告诉赛事监督:“孩子已经睡着了,我不允许医生晚上十点进入我们房间。我们没有什么症状,都挺好的。”接着,我联系了经纪人,我们找到了ATP,希望能够得到一些答案和帮助。我说:“我们感到很脆弱,很不安,我们的命运掌握在俄罗斯医生手里,他们将决定我们是否要在俄罗斯的医院里待两周。”

  我们对待在酒店感到满意,我们与其他人都保持着距离,哪儿也不去,就待在房间里,对此没有任何抱怨,我说:“请尽量让医生明天早上十点再来,而不是现在。”赛事最终同意了这一点要求。不过,从夜里十点,到第二天早上十点,这段时间里,我做出了决定,我们要找一架飞机,然后离开这里。

  体育画报:让我打断一下,有人说,你在疫情期间带着家人漂洋过海参赛,本来就有风险,这种事情是可能会发生的,你怎么回应?

  奎雷伊:我的计划是参加法网、圣彼得堡、科隆、维也纳、巴黎,大概是七八周的旅程,我不想和家人分开这么久。我们知道有感染的风险,规则是在酒店隔离,我们对此没有意见,再说我也不是唯一一位带着家人参赛的球员,其他人也这么做,网球圈都是这样的。我们知道风险所在,但是没有考虑过在酒店之外的地方进行隔离。

    体育画报:那你们怎么出去的?

  奎雷伊:我打电话给了一个私人飞机经纪人,问他能否弄到一架飞机,九个小时内从圣彼得堡飞到伦敦,他办成了这事儿。早上我们悄悄离开了酒店,直接去了私人飞机航站楼,飞去了伦敦。

  整段旅程中我和妻子都戴上了N95口罩,甚至一路都没有吃东西和喝水。落地之后我们直接前往租好的民宿,在那里隔离了两周。我感觉,作为一个父亲和丈夫,我必须这样做,我不愿意让我的家人去医院待两周。

  我们走了之后,故事变味了,我感到很沮丧,变得好像是我得了新冠肺炎,然后直接就逃跑,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公平。我并没有拒绝医生上门,我只是希望他们第二天来,他们也同意了。我看了一些报道,说会提供一间豪华的公寓给我们隔离,实际上并没有这件事。的确是会给我们一间公寓隔离,但没有人告诉我具体在哪里,怎么给我们提供食物。而且情况是,如果医生觉得我们三人没有症状,才会把我们送到这个公寓去。

  在我看来,我们没有置任何人于危险的境地,我们戴着口罩,在整个过程中避开旁人,老实说,我觉得我们做得很棒。后来有医生对我们说:“你们做得很好,我不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你会传染给别人。”

  体育画报:我猜这要花费不少钱吧?

  奎雷伊:这次飞行的确非常非常昂贵,大约花了4万美元,我还要付伦敦两周的住宿费用。

  体育画报:ATP巡回赛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奎雷伊:我和ATP一直保持很好的关系,我不想责怪他们,让他们看上去难堪。我们曾联系ATP寻求帮助,他们大概是这样的意思:“现在已经不归我们管了,要看当地怎么弄,归他们管。”他们每周都要和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卫生部门打交道,一旦有球员感染,权利在于当地卫生部门。

  体育画报:你怎么看待媒体的报道,以及ATP最终对你的处罚决定?

  奎雷伊:最核心的是,我没有被禁赛,如果未来六个月表现良好也会取消罚款。对此我很满意。当然,我希望声明中能体现出“我们感到山姆·奎雷伊是为了家庭而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减轻处罚。未来巡回赛还可以在球员防疫协定方面做得更好。山姆·奎雷伊后悔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是他当时感到不得不这么做。”

  大部分人只看到标题,“奎雷伊破坏了防疫规定,被罚款2万美元,缓期执行。”感觉挺严厉的,不过如果你认真读过声明,会发现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处罚。

  体育画报:你还有什么想告诉大家的?

  奎雷伊:最简单的选择是我们在酒店隔离10-14天,然后回家,我一直都希望是这样。但他们去掉了这个选项,所以我不得不做出后续的决定。我从来没有想过,“新冠病毒,让我们一起从这里逃跑。”

    体育画报:你的症状如何?

  奎雷伊:如果用1-10分来表达,我们的症状可能是1.5-2分。嗓子有点疼,流鼻涕,三天之后都好了。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去医院。也许我们应该去,但我不认识这些医生,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会说什么。在伦敦我们隔离了三天之后就感觉好了。

    体育画报:你已经90天没有比赛,对你的网球有什么影响?

  奎雷伊:过去六周我都在正常冬训,我也不是唯一一个很久没有比赛的球员,大家都这样。我很期待参加德尔雷海滩的比赛,也很期待澳网。当然,我也有些紧张,我还会一样出色吗?我不确定现在的水平如何。我尽量不报太高期待。我感觉过去六七周我练得很努力,包括体能训练和有球训练,但这也无法保证到了澳网就能发挥出色。希望能有好的表现吧,我很期待能出去打比赛。

  体育画报:赛季初这几站比赛你会带家人去吗?

  奎雷伊:他们不去。我的意思是,即使这一切没有发生,他们也应该不会去。

  (全网球 何松)


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www/wwwroot/jxbfjlmc.com/wp-content/themes/lineday/library/underscores/template-tags.php on line 26
西甲赛程直播

发表评论